多站点供销系统频频砸“双黄蛋” 稽查人员说“像一个无人看守的菜园”

目前,供销系统的侵蚀呈现出延伸趋势,涉及高层领导的案件更多,窝案和连环案频发。据不完全统计,在过去的五年里,全国供销系统已经有40多名官员倒下。

(哈尔滨供销合作社开发的国嘉生活方式超市项目表示,将打造辐射全省的规划网络。随机访问了其中两个。超市的招牌虽然还在,但是已经倒闭了。摄影/本报记者黄

供销系统:

侵蚀性的“秘密角落”与创新困境

本报记者黄

2020年10月19日发布,编号:968,《中国新闻周刊》

不到一个月,黑龙江省供销系统两名重要官员相继被撤职。

9月1日,黑龙江省纪委监察委员会宣布,原黑龙江省供销社协会(以下简称黑龙江省供销社)党组副书记、监事会主任王桂芝涉嫌在工商登记、工程承包、资金结算、贷款担保等方面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被“双开”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10天前,已退休3年的原党委书记、董事会主任张文明也因严重违法违纪被调查。

全国供销系统包括总部、省、市、县、乡的下级社。其中,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是全国供销合作社的统一组织,受国务院指导,属于部级单位,地方省级合作社属于厅级单位。早年,供销系统在政府部门的构成中被边缘化。改革开放后,逐渐退出政府序列,一度被认为是“腐败不可逆转”。

现在供销系统悄然成长,发展成年利润近500亿元的“巨无霸”,因为频频发生的侵蚀事件,又重新回到了大众的视野。《中国纪检监察报》曾经记录过这样一个故事:2017年的一个冬夜,在北京航天桥周围,一个穿着低檐长羽绒服的女人正拿着一个陌生人的生意。她从两个开车来的男人那里拿了三个手提箱,里面有1000万元现金。该女子的父亲是梁,原北京市供销互助社党委书记、主席。北京供销有限公司和北京洪升凯恩公司合作开发建设了丰台区的一个房地产项目。为了赢得这个项目,洪升凯恩公司答应给高守阿良5000万元的奖励。“这事,赚几百万去冒险,赚几千万去冒险。同样是去冒险,然后赚几千万。”高守良表示,在中共十九大前两天,他还接受了另一笔3000万元的转账。

据《中国新闻周刊》不完全统计,近5年来,至少查处了5个省级供销系统领导,10多个地级市供销合作社失业,个别地区还发现了水土流失案件。为什么平时不露露水的供销系统成为侵蚀高发区?

“对社会企业的约束不力”

供销社,1950年5月出生,曾经是农村生活资料的唯一购买渠道。1978年后,随着市场经济的运行,化肥、棉花等农资的特许经营权被取消,供销合作社失去垄断优势,一落千丈,从八九十年代开始逐渐淡出大众视野。微信公众号“哈尔滨供销社”显示,现阶段的供销社大多与“亏损、下岗、超编、极端”等负面词汇联系在一起

刘璇(化名),黑龙江人,现阶段退休。年轻时,他在哈尔滨五常市供销合作社工作。他提到供销社是县里长期被忽视的部门级单位。“看一个单位的立场,一是要思考它是否涉及全局的情况,二是要把握人和财产的情况。在县城的单位里,供销社给我的感觉一直都是中下位置。”刘璇说,人们认为供销合作社缺乏行政权力,不存在需要扭转的腐败现象。但是,今年,他对黑龙江省两位重要官员的调查感到非常惊讶。

黑龙江省纪委监察委员会9月1日宣布,黑龙江供销合作社原党组副书记、监事会主任王桂芝被“双开”,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相关报道提到:“王桂芝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对党不忠、不老实,不清官,甘愿被‘追杀’,权钱交易,严重违反党纪,构成严重失职,涉嫌受贿罪。”

就在10天前,前党委书记、董事会董事张文明在近三年前退休。简历显示,张、王的职业轨迹是“向前发展的”:曾担任绥化市委副书记,2008年至2013年担任黑龙江省领导;王桂芝于2009年担任绥化市副市长,2016年担任黑龙江社会党团副书记,直至去年12月被免职。

一位与张文明共事多年的黑龙江省退休厅级干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他的印象中,张文明是一个头脑简单、决议比较民主的人,但由于父母的官方背景,他有很强的行政思维,“对供销社的主要规划业务不太熟悉,容易出问题”。

黑龙江省作为农业大省,供销社的主营业务包括农资、日用消费品、农副产品和再生资源,尤其是传统农业规划。据公开信息,该机构已确定了2015年前后以“互联网供销合作社”为重点的1000亿元增长战略。计划到2020年,整个系统的销售收入将超过1000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